• <table id="ussu2"><noscript id="ussu2"></noscript></table>
  • <option id="ussu2"><noscript id="ussu2"></noscript></option>

    委員服務

    媒體矩陣/

    當前位置:首頁 > 委員服務 > 媒體矩陣

    【探尋秦之崛起 彰顯文化魅力】省政協與秦文化的不了情



      禮縣歷史悠久,文化源遠流長,故有“秦人故里”之稱。據考證,早在商周時期,秦人便在這里墾荒、放馬,發展生產。秦文化發祥于禮縣,秦帝國的發展壯大直至統一稱霸,禮縣也始終都是其重要的根據地和大本營,而其向世人揭開她作為秦人發祥地的面紗則可回溯到上世紀90年代。 
      20世紀90年代,香港文物市場上驚現6件精美的青銅器,這些器物上清清楚楚地鑄有“秦公作鑄用鼎”“秦公作寶(鑄)用簋”的銘文。上海博物館原館長、著名青銅器專家馬承源當機立斷,從香港搶救性地購回了這批文物。后經與公安機關查獲的文物比對,這6件精美的青銅器均出自禮縣大堡子山,而這一切清楚地表明,大堡子山就是2000多年前秦公的墓地。一時間,考古界、史學界的目光都聚焦在了禮縣大堡子山,這里出土的秦公葬器直接證明了,今之禮縣便是秦之都邑——西垂。 
      探源秦文化,繞不開禮縣,更繞不開禮縣大堡子山。


    古墓悲歌牽動著省政協的心


      大堡子山位于禮縣永興鄉西漢水北岸,20世紀90年代初,禮縣大堡子山經歷了一場令人觸目驚心的盜墓狂潮。據禮縣政協原主席王作斌回憶:當時禮縣文化館的一名普通文物工作者呂自儉是最早關注這一情況的人,他在1992年向縣政府報告,要求查處并禁止民間盜墓行為。作為禮縣老一輩人中的“土”專家,應該說呂自儉是發現大堡子山被盜挖春秋早期文物的第一人。種種跡象表明,大堡子山很有可能是秦人一處高級別的陵園。呂自儉親自深入永興、永坪等地調查,并撰寫了題為《鸞亭山古跡新談》的文章,首次提出“西犬丘”和“秦西垂陵園”的概念,可惜的是他的報告和文章在當時并未引起重視。 
      1993年6月,時任《甘肅日報》駐隴南地區記者祁波寫了一篇反映當時禮縣大堡子山墓葬被盜情況的紀實報道——《古墓悲歌》,這篇文章迅速被全國多家主流媒體轉載,并由此引發了一場軒然大波。 
      1995年3月25日,一份“甘政協發1號文件”被呈送到省政府,這份文件是省政協經過多次深入禮縣走訪調研,就禮縣大堡子山秦公墓被盜掘情況的專題報告。1996年4月,省政協教科衛體委員會,根據省政協七屆四次會議上委員們的強烈反映和水天長等8名委員向省政協寫的專題報告,對禮縣大堡子山秦公墓被盜掘問題,再一次向有關方面做了調查了解。1996年6月4日,省政協黨組又向中共甘肅省委報送了《關于禮縣大堡子山秦公墓盜掘情況和建議的報告》。省政協的建議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視,隨后,省公安、文物等部門組織人員深入現場,并進行了認真查處,大堡子山文物盜掘現象得到有效遏制。


    兩度“尋秦”大堡子山


      隨著公安部門查處了一起又一起大堡子山遺址的盜墓案件,人們對大堡子山秦公墓加強監管和加大保護力度的呼聲越來越高漲。 
      1994年3月至11月,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對已盜掘的兩座大墓和兩座車馬坑進行了搶救性發掘,但終因人力、財力和技術所限,這次發掘并沒有深入開展。 
      直至十年后的2004年,由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國國家博物館、陜西省考古研究院、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西北大學文化遺產學院五家單位成立了早期秦文化研究項目組,并組建了聯合考古隊。聯合考古隊在對禮縣西漢水流域進行文物普查時,于2006年又將重點再次轉移到了大堡子山上,對大堡子山遺址重新開始了鉆探發掘,這是一次高規格的考古發掘,此次挖掘又發現了城址一座、大型建筑遺址一處、祭祀遺址一處。這次發掘工作最大的收獲是樂器坑中發現了一套共14件大型銅鐘镈和兩套10件形制一致而大小各異的成套石磬以及車馬坑、銅虎等。該成果被評為2006年全國十大考古發現之一。


    先秦文化的展示窗口


      大堡子山遺址及墓群是研究秦早期歷史的重要遺存,其發現對探索秦人起源至建國及東進的發展歷程具有重要的考古價值,大堡子山遺址及其出土的文物所蘊含的歷史信息,對于研究秦早期的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特別是冶金、鑄造工藝及陵寢制度有重要的學術價值,為系統研究秦文化提供了保證。對大堡子山遺址及墓群的保護性開發,是近年來禮縣一直持續做的工作。 
      近兩年來,省政協再度把秦早期文化研究列為重點研究課題,旨在用更高標準整理挖掘和研究秦文化特質,歸納提煉秦國崛起的文化動因與精髓,彰顯文化魅力,增強文化自信。 
      今年9月上旬,記者來到曾經滿目瘡痍的大堡子山上,所到之處正在緊鑼密鼓地施工,這就是大堡子山遺址及墓群的保護與展示工程。在施工現場,禮縣文物局副局長獨小川告訴記者,遺址本身屬于秦國的第一陵區,有兩代春秋初年秦人最高統治者的墓葬。同時,考古發現證明大堡子山還有城址。所以,遺址對于研究早期秦文化、秦與戎狄的碰撞交流、秦人精神的塑造,乃至探索整個中國古代文明都意義非凡。 
      采訪中了解到,現在的大堡子山遺址及墓群的保護與展示工程,正是遵循“保護為主、搶救第一”的方針,貫徹“有效保護、合理利用、加強管理”的原則,全面保護遺址及墓群文物,以期未來能成為考古研究學習、擴大秦文化影響力的基地。 
      文物承載燦爛文明,傳承歷史文化,維系民族精神,是老祖宗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習近平總書記說,讓文物說話、把歷史智慧告訴人們。在經歷了重重劫難之后,今天的大堡子山正在積極擔負起推動早期秦史研究的責任,并為新征程中的奮斗者們分享著秦的經驗。

        來源:協商報


    上篇:

    下篇:

    相關內容

      本網站訪問總人數:

      主辦: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甘肅省委員會辦公廳 技術支持:宏點網絡

      最佳分辨率1920×1080 IE8以上版本瀏覽

      隴ICP備06000885號

      77-77
      77-77
      性欧美性A片少妇,18禁无遮挡污污污网站,亚洲精品无码AV久久久久久
    • <table id="ussu2"><noscript id="ussu2"></noscript></table>
    • <option id="ussu2"><noscript id="ussu2"></noscript></option>